【喻王】Kiss & Kill (1)

   老老老老文重新写。喻王的史密斯夫妇梗。其实很久以前就有大大画过这个梗了,我只是手痒忍不住就写了。

文笔渣

ooc

非考据

欢迎捉虫。

【鞠躬】



 

脑洞不属于我,剧情借鉴电影。以上。

 

 

    咨询师看着对面的两位受访者。在这个开放的年代,同性伴侣已经不再罕见或是受人歧视,但这一对男性还是让见过了无数对伴侣的婚姻咨询师注目。

    左侧的男人高挑清瘦,清俊的面容因为一对略显不对称的双眼而略显冷峻,眉头微颦,坐姿端正,隐隐的高傲从周身透露出来。右边的男人则嘴角含笑,适意放松的靠在咨询室的沙发上,温和的笑意让本就吸引人的相貌更添一份吸引力。这一对伴侣看起来实在是南辕北辙,令咨询师不由得不够专业的好奇他们的来访和性格不同之间的联系。

     “我先说吧?”“嗯。”室内的沉默终于酝酿到了有些不适的地步,微笑着的男人开了口。

    “其实,我觉得我们实际上没有什么必要来的……抱歉。”男人稍带歉意的看了咨询师一眼,手在腿上交握起来,露出原来半隐在西装袖里的价值不菲的机械表。

    不是经济问题导致的矛盾。

    “我们结婚已经五年了……”“六年。”较高的那位突然插话。

    对于婚姻的责任感相当重,咨询师在心底判定。

    “我们结婚五六年了,”话被截断,他颇为无奈的看了一眼自己的丈夫,又继续说了下去。“这就像给身体做一个全身检查——”

    “发现一些问题,然后及时解决,比如吃点药或者什么别的。”两人对于这个比喻都比较的满意。

    “那好,让我们开始吧。”咨询师低头看了一眼手中已经填好一部分的调查表,“那么喻先生,王先生,第一个问题——”

    “从一分到十分,你们会给彼此之间的感情打几分?”咨询师微笑,“凭感觉就好。”

    “八分。”王杰希回答道。

    “等一下,十分代表非常愉快一份代表非常痛苦还是……?”喻文州追问了一句。

    “凭直觉说就好。”咨询师略感无奈。

    “准备好了么?”两个人对视一眼,然后一齐说出了他们的答案。

 

    “八分。”

 

    “那……下一个问题,你们的性生活如何?”

    尴尬的沉默。

    “这道题我不明白。”王杰希的眉皱的更紧了。咨询师没有错过他脸颊上浮起的一抹微红。

    “额……难道也要打一到十分么?”喻文州笑容里无奈和尴尬又深了一层。还要继续挂着笑容真是充满勇气和毅力。

    “这个不是一到十分的评分游戏。”咨询师依旧保持了淡定。毕竟她见过太多更加不配合的夫妻,至少这一对还算得上礼貌。“这不过是个基本问题。你们一周大概有几次?”

 

    “不如就说说这个星期吧?”

    “周末也算吗?”喻文州又一次问了一个问题。

    “是的。”

    更加尴尬的沉默。

 

   “说说你们认识的过程吧。”咨询总是要继续,她又抛出了一个新的问题。

    这一次,这两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了怀念和愉快的神色,就连本来板着脸的王杰希也微微弯起了眼角。

    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好消息,两个人对于相识还留有怀念,说明并不对这段婚姻感到后悔;坏消息,如果只对过去感到满意,现实就会变得更加难以忍受。

 

    “嗯,那是在沙特。”王杰希首先开口。

    “麦加圣城。”喻文州补充道。

    “五年前……”喻文州继续向下回忆。

 

    “六年。”咨询师心中的警铃敲得震天响。

    “好吧,五六年前……”




麦加,沙特阿拉伯

 

    在一个充满中亚风情而又富丽堂皇的大酒店内内,人流如织。挂着相机的游客,虔诚的信徒,赤脚的当地小孩匆匆跑过。突然,几个荷枪实弹的警察像是闯入沙丁鱼群的海豚,打破了喧嚣的平衡。人们纷纷紧张又迷茫的接受警察的严厉问询,然后神色茫然地被推搡着离开。

 

    旅店提供的卡座上,一位亚裔男子正安静地低头看向自己手里的笔记本电脑。他的行李放在身旁,看起来好像正准备离开。

    军警们看向了他,推开身边已经查询过的人们向他走来。

    {这位先生,你是一个人么?}(阿拉伯语)

    【什么?】他合上笔电,抬头用英语回答。和其他所有人一样,茫然的表情。

    【我是说,您是一个人么?]

    【不好意思,能再说一遍吗?这里太吵了。】他露出一个歉意的笑容,指了指周围的人群,顺手将笔记本放进了自己的公文包。

    【我问,你是一个人么?】军警显的已经开始失去了耐心,【如果是的话,请出示你的护照,并且把行李打开,我们要进行检查。】他看了公文包一眼。【电脑也请让我们检查。】

    喻文州抬起手按住了自己的行李,拒绝的意味十分明显。他毫不怯惧的与警卫对视,一种紧张的气氛在这一个角落里弥漫开来。

   这时候,卡座旁边的玻璃侧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背上背着双肩背,手上拿着单反的亚裔男子走了进来。喻文州抬头看见了他。

 

    惊艳。他也不例外的被几个警卫盘查了起来,身材颇为高挑的他在壮实的警卫面前有几分弱势的单薄,但是他脸上略带不满的表情将他那种干净而又清冷的气质衬托的极好,完全与嘈杂的大厅泾渭分明。虽然一双挑起的眼睛大小有些不一,但是丝毫不损他周身的气度。

    喻文州顺手拎起行李,直接跨过挡在面前的怒目的军警,向他直直走去。

    【你是一个人么?】看来几乎所有人都在被询问同一个问题。

    【不,不是。他是和我一起的。】喻文州伸手揽过男子的肩膀,好笑的感受到手下的身体僵硬了一瞬。

    面对着一脸狐疑的众多警卫,男子匆匆向他们点了点头确认,便顺着喻文州的力道转过身去又迅速的出了门去。

    门外的喧嚣和热度扑面而来。

    喻文州转头看向他,微笑。【我猜你也是r国人?】

 

    对方也笑了,原本严肃的脸上露出一个小小的梨涡,有几分可爱的感觉。“我叫王杰希,谢谢你。”

“我叫喻文州。很高兴认识你。”喻文州向他伸出手,“为了庆祝虎口脱险,我请你一杯。”

“穆斯林国家可喝不了酒,”王杰希眨眨眼,“不过喝一杯薄荷茶还是可以的。”

 

“所以……刚刚那里发生了什么?”王杰希握着杯子,脸上有些好奇的神色。

“不清楚……好像是有一位富商被暗杀在自己的房间里了。”喻文州耸耸肩,“难得的一次旅行里竟然发生了这种事。看来因为工作马上就要回国也未见得就是坏事。”

 

“真巧。”王杰希抿嘴笑了笑,“我也正在难得的假期过程中。”

“是么?我还以为你长年在这种旅行假期里。”喻文州眨了眨眼,“我以为你是个职业摄影师。”

王杰希脸上浮现出了带着愉快的小小惊讶,随后嘴角又是一弯。“我不是。摄影只是我的爱好。为什么这么觉得?不会就因为我拿着单反吧。”

 

“不,不是。我觉得你是个特别富有创造力而且特别神秘的人,”喻文州竭力让自己不要沉迷在对面男子脸上那种猫一样的狡黠而满足的微笑里,他顿了顿,像是在整理语言,然后继续道:“我第一眼看到你时,觉得你就像——像一位魔术师。帽子里装着数不清的彩带和鲜花,随时都有白鸽从燕尾服里飞出来的那种感觉。”

 

王杰希茶壶冒出的白色热气后的手紧了紧,但脸上的神色没有变。“我想一位外科医生大概不需要太多的神秘和创造力。”

喻文州愣了下,随后眯起眼笑得温和,“但是一位律师对这两样气质总是有些向往的。”

王杰希努力让自己突然爆红的耳朵变回正常。

 

他们安静的在小茶馆里坐了一会儿。薄荷茶的口感很温和,让两人的神经也都放松了不少。他们偶尔说上两句话,话题的范围很宽,从旅行的感悟到自己繁忙的工作,再到本国的股市或是某种不常见的动植物。王杰希的思维颇有些跳跃性,但是喻文州总是能在对方开口后顺利的接上一些不无聊的对答。

 

可惜这种宁静的时光总是短暂的。随着夜色的降临,茶馆里变得喧闹和嘈杂了起来。王杰希和喻文州起身离开。走出酒吧,外面街道上灯火闪烁,香辛料,烤肉,尘土,混合成充满异国风情的气息随着人流飘摇而来。

就在这种略显喧嚣的情况下,走在前面的王杰希突然回过了头来。在那一刻,喻文州感觉整个世界仿佛都渐渐的模糊虚化成为了一个个光点,唯有面前的人眼中明亮的璀璨灼烧了他的眼睛,更在他的心里点燃起无法熄灭的火焰。

 

仿佛是为接下来说的话感到不好意思,王杰希顿了顿,板了板脸,但是也无法让自己脸上的热度褪去,便有些自暴自弃的开了口:“那个……反正你大约也不太方便再去找一家旅店了,作为感谢,不如……你就先来我的房间一晚好了。”随后他转过身去,连回复也来不及听,就大步的向前走去,走向那一片流光溢彩的尘世喧嚣里去。

被抛在原地的喻文州,好不容易将喉咙里要冒出来的笑意止住,也迈开腿追了几步赶上前面害羞得快要冒烟的王杰希,在他耳边轻轻地说出了自己的回应。

 

“好呀,杰希。”真是……太可爱了。

 

【愉快拉灯】对不起大家没有肉_(:з」∠)_可以等待以后有机会的番外了

 

王杰希被直直射在眼皮上的阳光弄得心烦意乱,猛地翻了个身,睁开了眼睛。

一秒以后,他身体的各种感受混合着对周围的认知和昨晚混乱破碎的记忆像是海浪一样席卷而来。因为抻拉而酸痛的肌肉,感觉微妙的身后,黏腻的肌肤让王杰希只想不顾身体的不适立刻冲进浴室。下一刻,他以一种极其警戒的姿态坐了起来。

 

身边没有人。

 

从门口一路延伸到床边的衣物和屋子里明显的石楠味道让王杰希把自己的眉皱的更紧,他缓慢的环视整个房间。奢华的套间里卧室占了绝大部分的面积,一个充满异国风味的露台在轻柔摆动着的白色纱质窗帘后若隐若现,也间接的提醒着王杰希昨晚的疯狂让他连窗户都忘记关掉。

 

他缓缓的向后靠上了床头,从胃部翻涌上来的不适和微妙的涩意让王杰希感觉自己脸部的肌肉又抽紧了一下。

 

门口处传来了一阵动静。王杰希迅速把手向后伸去。

 

门开了。喻文州走了进来。王杰希感觉自己脸上的肌肉迅速地舒展开来,他甚至发现自己的眼角不受理智控制的弯了起来。还有那个不对称的梨涡,他更加绝望的想到。

不过很快他就因为喻文州同时展现出来的笑脸和他手上端着的装着丰盛的食物的餐盘而转移了注意力。“看起来很不错。”王杰希评价道。

喻文州因为这句评价而高兴的挑了挑眉。“这家酒店不提供客房服务的早餐,所以我只好自己去弄些来。橙汁是鲜榨的,应该还不错。”

 

他们一起在那个白纱纷飞的露台上享受了有些迟来的早餐。期间,王杰希被喻文州那种含着笑意的眼神看得几乎坐立不安。眼神掠过报纸头条关于一位富商和另一位某国政要同时暴毙的种种猜测,王杰希装作不经意的转过头看了一眼依然安静地立在摇椅上的双肩背包。

 

草草几口解决掉手上的食品,王杰希突然语气平平的说出了一句话。

“你留下来了。”他抬起头,与依旧凝视着他的喻文州对视。

 

“你认为我不会吗?”异国的旅程,一夜的露水情缘,这两种几乎是标配的东西在他们的对视里土崩瓦解。

他们两个间,只隔着一张小小的茶几。王杰希突然起身,跨出这短短的两步。喻文州对他笑了起来,敞着领口的西装衬衫隐约漏出昨晚留下的红痕,让王杰希的心跳几乎超过他平时跑完十公里后的数据。

 

喻文州好像只用了一瞬间就站了起来拥抱王杰希,两具颀长鲜活的肉体隔着薄薄的衣衫紧紧贴在在一起。王杰希闭上眼睛,感觉和昨晚不完全相同的轻如羽毛的吻落在脸颊唇角。他第一次放纵自己完全沉浸在一种温暖的享受里,完全忘记了对外界环境的警惕。

 



“我大概要请假一周,任务就交给少天带了。”喻文州收拾了下自己留在组里的资料和武器,盘算着以后该怎么把它们藏在家里。“我要结婚了。”

“什么?所以老大你就要跳过恋爱的步骤脱团了?”郑轩手一抖,本来冲着靶心去的箭矢微妙的偏了一点。他摇摇头“压力山大啊。”

“我没有跳过恋爱呀,”喻文州眯眼,“我和杰希都认识六个星期了。”

“六个星期?六个星期还不够我了解一个重要任务目标地点的布防的呢。”黄少天突然从门外窜进来,手里面还带着他心爱的那把刀,“队长你确定吗?我们可都没见过你说的那个聪明渊博神秘有情调的那个什么高级私人外科医生诶。你难道不需要本少替你把把关吗队长?”

“我相信自己的眼光。”喻文州摸了摸下巴,眼睛中闪烁着笑意,“他很可爱的,你们见了他就知道了。”

“算了,反正这几天的任务也不多,加上微草那边也一反常态的安静,不如我们都去队长的婚礼上看看他的新婚对象好了。”徐景熙摘了染血的手套,看了一眼墙上被匕首钉着的日程表。“不是说他是个医生吗?我去看看他水平如何。”

 

“什么!!”微草的体能训练室里,各个队员今天也被吓得眼睛瞪大了,“队长你……你不是在和我们开玩笑吧?”柳非小心翼翼的开口,她刚才被自家严肃的队长一句超出认知的话吓得差点把手里的握力器拆了。

“我是认真的啊。”王杰希有些莫名的瞟了一眼格外失常的自家队员。“就在下下周,我已经安排把那几天的任务档期空出来了,你们要是方便,就来参加我的婚礼吧。”他脸色格外柔和了一瞬间。

“谢谢队长……但是我们没有听说您有认识什么女孩子啊……?”高英杰看向队长,眼力是和大家一样的困惑。

“哦,不是姑娘。”王杰希了然点头,转身抄起他的M9手枪准备去打靶场进行改良弹道测试,“是个男的,律师,到时候介绍给你们认识。我们在沙特那次碰上的。”

他干脆利落的开门走人,留下一堆吓得没声的队员。

“我害怕队长被人拐了。”柳非突然出声,“我们一起去查查队长的未婚夫的底细。”

大家狠狠点头,袁柏烨把自己的笔记本拉过来,转身就查起了政府系统里六周前沙特至r国的入境报告。

———tbc———

 
评论(7)
热度(49)
© 罐中之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