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金陵

去南京玩的时候的随笔。
南京女体化注意。
胡言乱语注意。



OK?






走在街道上。两旁的梧桐树挑出高挑的穹顶,阳关顺着叶缝滑落至略带参差的青石砖瓦上。周围人皆行色匆匆,不论是一队队的旅游者,当地工作的上班族,抑或是同龄的学生。这里,是南京的古城区,秦淮河就从不远处流过,仿佛闻得见飘渺的水汽。一栋栋飞檐翘角的建筑静静伫立,任时间在墙面上描绘出流逝光阴的温柔。 在转了数个弯,又斜插过两条小巷后,茫然四顾,并不知道这里究竟是哪里。大约……是迷路了吧。这样想着,又迈起了脚步。说不定,走出去就可以问路了,大不了,就原路反回嘛。就这样,踏着带着微微湿痕的石砖,向前走去。前面的转角后,突然出现了一扇敞开的大门。是江南人家传统的样式,但只一眼就能看出这家的深刻底蕴与不可估量的财富。向门内张望,一面照壁挡住了视线,只看见空荡的石阶与小径。啊……是个死胡同。本应该就此转头,却不知为何,鬼使神差的走了进去。等回过神时,眼前已经是曲曲折折的回廊。 真是失礼。虽然脑海里不断回荡着这样的警告,仍是忍不住好奇心,想要一窥前面隐隐露出的苍翠庭院。绕过最后一重拱门,眼前显现的是一个在南方庭院中,算得上是极宽阔的庭院。两座假山一左一右的位于庭院的稍远处,莫名的形成了一派拱卫之势。眼前,是条带状的水景,还向园中心延伸出好似小溪的分支。更远处,又有几片池水,错落有致,大小不一。其间,是古色古香,风格统一的建筑。不向苏州的园林一味追求秀美和逸趣,却隐隐的有一种开阔的威严之势在其中。顺着小径,向前走去,倏然在一座华美的楼阁中,隐约看见了一位坐着的袅娜身影。 心下有愧,于是连忙要躲闪逃避,但对方已经发现了,站起身来,微笑开口:“不来一坐么。”鬼使神差的,或许是被这略带吴音的声音所吸引,我忍不住向她走去。“随意来叨扰,真是十分抱歉。”“那里的话呢。我正是一个人处的太久,想要找个人说说话的时候呢。”“您不介意的话,可以向我一诉……” 于是我听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故事,有关玄武湖,桃叶渡,台城柳,秣陵树;有关南朝的赋,兰亭序的原书,莫愁湖的女子,灿烂若云霞的云锦。是指点江山的豪气,乌衣巷里的贵胄,中流击楫的决绝,后庭花的豪华与糜烂,孝陵的庄严肃穆,以及青天白日所伴随的无数鲜血,生命。这个故事是世事的轮回,是命运的哀歌,更是不屈的血泪,是灵魂的铿锵。 讲罢这个故事,她扭头将离去,我似乎透过她那华美耀眼,优雅得体的锦绣服装与巍峨云鬓,看到了数不清的累累伤痕,刀疤与烧伤。 “那痛么?”话语忍不住脱口而出。她带些意外的回头,像是惊讶,却又带一点看透的熟稔与活泼,“不,不很疼。只是难忘。”随即又继续迈向一片深沉的雾霭。 “那,你是谁。这里是哪?”一串的问题脱口而出。突然像是有千言万语还没来得及说,来得及问。 “其实,你知道的很清楚的啊……”她的笑语飘散在一片茫然中。 呀,天亮了,梦,也醒了。 望向窗外。南京,今天也是好天气呢。

评论
热度(1)
© 罐中之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