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职/喻王」燃犀(一)

大概是个灵异paro? 杰西卡是个能看见鬼的阴阳眼(。 可能会写的更像恐怖小说
OCC严重
OCC严重
OCC严重
重要的事说三遍。

OK?




王杰希睁开了眼睛。
他花了两秒钟时间意识到他在哪里。他在家中,正躺在自己的床上。
听起来很正常。
可是他不应该在这里。
从小到大,这已经不是王杰希第一次经历这种"不太对劲"的事情了。从很小很小的时候起,他就会遇见一些别人不会遇见的事;碰见一些别人看不见的人,或者其他别的什么。
"阿杰你这是长了双阴阳眼啊,"他还记得当年还未过世的老祖母坐在藤椅上,轻轻摸着自己脸上那双大小不一的眼睛。
"阴阳眼是什么?"
就是你和别人不一样,会看到不该看的东西。是苦命啊。
祖母当时这么说道。
后来王杰希就站在祖母的床边,看她挣扎着,咽下最后一口气。
然后,他抬起头,看见祖母穿着白衣,面色惨白,径直从他身边走过,再没有回头。
从那一刻起,王杰希意识到,有些事情,看见了,遇见了,反而不如永远不知道的好。


依旧躺在床上的王杰希,思绪又飘回了现在的处境上。
自大学毕业,他就继承了家里祖传的中药店。有个老同学在旧城区卖了栋古董别墅,请一干老友去聚会,王杰希也受邀前往。
可是,他只记得自己踏进大门的那一刻,门前挂着的一盏大红灯笼诡异的亮着微微闪烁的光,在风中轻晃。
然后。。。然后自己就在自家床上了。

揉了揉太阳穴,王杰希看见了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
有条短信。"没想到大眼你酒量这么不好啊,我叫司机把你送回去了,用的是你自己包里的钥匙"
昨晚,我喝酒喝醉了?这倒是说得通,只是一点都不记得,未免有些奇怪。王杰希看了眼身上整洁的衬衫,犹豫了一下,从床上起身,走向卫生间洗漱。


用水把毛巾打湿,然后后敷到了脸上。眼前一片朦胧。缓缓的用毛巾擦了几下脸。
正准备把毛巾放下,忽然感觉肩上一沉。
好像是一个成年人的重量,压的王杰希不由得腾出一只手撑住了洗脸池。
耳边有冰冷而陌生的气息不断纠缠,寒意和莫名的酥麻顺着脊骨向上蔓延。王杰希觉得事态不对,刚要将挡住视线的毛巾放下,

忽然,一只手,抓住了王杰希正欲放下的手。
显然,这只手不属于王杰希自己。
冰凉的,纤长的手指搭在王杰希的手背上,还稍微的蹭上了一两下。力气格外的大,仿佛不希望王杰希放下手。
王杰希觉得声音都不属于自己了:"谁?"虽然说原来见过很多不正常的东西,但这种完全没办法忽视掉的,还是第一次。
耳边一声冰冷的叹息:"不记得我了?真是。。。算了,那就重新认识一次吧?王杰希。"最后那三个字叫得格外深情,带着让王杰希毛骨悚然的熟悉和亲昵。
那只手合拢,将王杰希的手不可辩驳的从他的脸上挪了下来。王杰希眼前的障碍物被除去了,他抬眼望向镜子里,看见一幅诡异的画面-------
一个男子,苍白而俊美,带着深不可测的笑意,正将他以一种占有的姿态搂在怀中。
怪不得感到肩上沉,原来是把头靠在了我肩上啊。王杰希的脑子中突然冒出了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
再仔细看那男子,却是一副民国打扮,穿着一身藏青的长衫,黑发留的偏长,垂到耳后。皮肤,却是毫无血色,白到透明。
那男子就耐心的笑着,等待王杰希的视线在他们两个镜中的影像上扫过一圈 ,开口笑道:"记住了,我是喻文州。"
说罢,拉过王杰希,在他的唇上触了一下。冰冷的,带着深夜的雨水和雾的气息。
王杰希紧张的直接憋气,害的自己在对方退开一点后,连喘了几口气。
"你一点也没变。"对方嗓音柔和,带着怀念的口吻。
"我们以前见过?"王杰希契而不舍,又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这你可得自己回忆。"自称喻文州的男子又是一笑。王杰希皱了皱眉。
"好了,再见。"喻文州在王杰希发上轻轻一吻,随即他就感觉整个视野开始扭曲,变形。等他眼前的景物稳定下来,镜子中早已只剩下他一个人苍白的脸庞。
刚刚的一切,恍若一场太真实的噩梦。

-TBC-

考前开坑攒人品!
另外,新人求认识。本命喻王,周黄,伞修。各位大大都好有才QWQ

评论(9)
热度(18)
© 罐中之人|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