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日喻王-day36】 Within Every Step

紧急跪地划水!!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写的是国标中间的探戈!!非常喜欢这种暧昧又收敛的求爱!!!感觉非常喻王!

双向暗恋,没头没尾【不】

作者非专业,BUG很多,欢迎指出。

欢迎大家配合b站AV700704食用!





  “……让我们两个跳探戈吗?”喻文州脸上带出了些许惊讶。结束了自己的舞蹈展示以后,他的女舞伴就先离开了,而他正打算收拾好东西也离开剧院。他看看休息室中正微微喘气,仰起头喝水的王杰希。“探戈两个男性跳的确是没问题,不过叶前辈这也太别出心裁了吧……”

“反正观众绝对欢迎。”叶修摆摆手,“冯老让我在舞蹈节谢幕上搞出点新意来,我看就摩登舞两大男神一起跳个探戈,多好。    这已经不是有点新意的问题了吧……喻文州嘴角微抽,腹诽到。

“大眼可以吗?刚刚跳完一套展示,待会马上又要出场了。”

正在放杯子的手一顿。“我无所谓。”王杰希转过头看他,脸上那尚未卸掉的妆容带着细碎的冷色调闪粉,让本来温和的亚洲人面孔显得更加的神秘和惑人。

 “那你们俩过会就准备上场吧,即兴发挥,别太紧张。”叶修试图从兜里掏出一根烟来,结果只翻出一块口香糖。他有点失望的一边拆糖纸,一边问那边两个对镜整理衣冠的燕尾服舞者,“音乐想选哪首?”

“Assassin’s Tango”喻文州抬头征求王杰希的意见,“这首可以吗?”

“可以。”王杰希点点头,打开手机上的播放器,放起了那首缠绵而节奏多变的探戈舞曲。

“那行,你们好好准备哈”叶修把口香糖塞进嘴里,推开门走了。留下两个人默默想着自己的心事,一曲音乐流淌在这沉默的房间中。

 

“……”一踏进舞池,铺天盖地的欢呼和掌声伴随着灯光淹没了两个人。

喻文州在逐渐响起的音乐声中向王杰希伸出手。王杰希偏偏头,迎了上来,将手搭在对方肩膀。伴随着小提琴响起,两个人以一个方步开始了舞蹈。

喻文州秉着标准的握持姿势,将手放在了对方腰间,肌肤的温热透过燕尾服的布料,让他忍不住在下一个转身的瞬间暧昧的在对方腰际轻抚了一下。

王杰希由于舞姿而偏着头无法瞪他,但是他在下一个节拍就撩起修长的小腿,在喻文州腿间轻点又撤回,满意的感受到对面的人呼吸一滞。随后的顿拍两个人利落的甩头,将发梢擦过彼此的脸颊。

在舞池中他们前进后退,旋转着分离又仿佛被一根系着腰绳子重新卷回一处。标准的姿势让他们的胸膛和腰部隔着一丝间隙。而腿下的姿势却是极尽缠绵。你进我退,在拖长的节拍中低下身划过一个圆润的弧度。明明方向相反,却又总是如同老式的唱片机的唱针一般,轻颤着描摹对方的弧度。

随着音乐逐渐激烈,两个人脚下的步伐也越加利落繁复。旋转间男女步交换,轮到王杰希略微故意的拉着喻文州在怀中一个仰身,赢得观众的喝彩。西装裤脚如同纷飞的蝶翼,交错重叠又分开。在耀眼的灯光中,两个人的影子仿佛在诉说着欲拒还迎的舞姿中的真心,即使当两个人若即若离的分开一只手时,他们脚下的的阴影也仿佛亲昵的拥抱在一起。

音乐中的两个声部仿佛在如泣如诉的对话,而两个人的身影更是向观众表达着一出复杂的故事。交叉步,踢腿旋转,一切流畅而又切合节奏。两个人的表情都是严肃而凝重的,可那暧昧迂回的舞步却让人面红。

探戈中最标志性的舞步,是蟹行猫步,当舞步前进时,却横向迈步;而当需要后退时,却向斜前方抬脚。或许正如同爱情中的迷惑,暧昧与不确定。快步向前的坚定,却又左顾右盼的迷离。上身端方又保持距离,下身却是暧昧与激烈的缠斗。这舞表达的不是歌舞升平,甜蜜单纯的爱;而是激烈对决中迸发出的那丝欲望,如同刀剑划过猩红的玫瑰花束,最最浪漫又最最残酷。

鼻尖一瞬间近距离相对,下一秒又分离。两个人默默感受着对方那响亮的心跳顺着连接的肢体传导而来,是掩饰不了的悸动。那是不需要语言表达的,属于身体的发言。观众看到的或许只是炫技又新奇的程式化舞蹈,而两个人心中却早已掀起了波浪。这是舞蹈,更是表达爱的最赤裸裸的坦诚。

喻文州的眼睛越来越亮了,他几乎都绷不住嘴角翘起来的弧度。这是多美妙的一件事情,自己那深深埋藏心中的爱慕竟然不是单向的,他脚下的步伐不断向王杰希贴去,仿佛献上一朵求爱的花。而王杰希仿佛也收到了这个信号,他向后弓腰,轻轻低下了自己的头,如天鹅挽颈,是矜持的接受。

最后的舞蹈高潮,是两个人连续不断地回旋,和凌空一个轻盈的托举,让观众的欢呼声响彻整个大厅。两个人在旋转后回归最初相拥的姿势,以最亲昵的神态为整只舞蹈画上句号。

 

就在他们鞠躬接受过观众的掌声以后,喻文州被一位舞蹈杂志记者拉着录采访。等他从闪光灯和话筒中脱身的时候,王杰希早已经不见身影。他赶忙卸了妆换衣服追出去,希望能在这样一支舞后好好和王杰希说出自己的心声。

在鱼贯而出的观众人潮中,喻文州艰难的寻找着王杰希的背影。他出了剧院的侧门,终于在外面的一侧小路上发现了王杰希的身影,他似乎刚给自己的舞伴打了一辆出租车,送看完节目过分兴奋的小姑娘回家。

喻文州慢慢的走了过去。外面已是华灯初上,深秋的夜晚颇为有些寒意,王杰希裹着黑色的大衣,系了一条墨绿色的羊绒围巾。他看着出租车离开后,转过头,对上了喻文州漾满笑意的眼。他俩对视了一会,忍不住都笑了起来。

“想说什么呀?嗯?”王杰希颇有几番揶揄到,“需要我也给你打辆出租吗?”

“出租就不需要了,不过,我倒是的确想请杰希帮我个忙——”喻文州伸出了原本插在兜里的一只手,“还是个不小的人情呢。”

“哦?那你可要说来听听。”路灯和霓虹的光映在王杰希眼中,仿佛琉璃般闪烁着溢满的温情。“我要看看是什么麻烦的事情。”

“倒不麻烦,就是,想请杰希做我的男朋友呀。”喻文州朝着王杰希伸出手,提着自己的东西做了个不标准的行礼和邀舞姿势。

“这个忙我帮了,不过,下次让我先伸手跳男步如何?”王杰希将自己的手放了上去。

 

于是他们一同走进凡尘温软灯光照亮的这个复杂舞池中去了。


 
评论(1)
热度(30)
© 罐中之人|Powered by LOFTER